SEX169 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ad

查看: 1898|回复: 1

[原創] 【宝石手机】

[复制链接] x0 [感謝清單]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6 小时前
  • 簽到天數: 13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7-8 08: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大量的AV資源,馬上註冊論壇帳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註冊

    x
      一部手机。一部小巧的手机。红色的外壳上镶嵌着一颗璀璨的宝石。
      南是在听到铃声后发现这部手机的。
      手机就放在卧室的梳妆台上。
      手机奏鸣着的是一首“亲密爱人”的曲子。
      手机是玲的?!从客厅顺声而来的南见到这部手机的时候不禁有些疑惑。
      看这部手机的款式显然价格不菲,依照玲的消费水准买这部手机的可能性简直不可能,那么这部手机是从何而来?南揣测着的同时拿起了正在响铃的手机。
      就在南拿起手机的一刹那,洗浴出来的玲面色慌张地夺过了手机,说:是找我的。
      是。当然是找玲的,因为这部手机是玲的。
      南什么也没说,本来他是有话要说的,本来他是想关于手机这件事情问玲一些什么问题的,但是南什么也没问,因为南一阵急促的咳嗽。
      南识趣似地离开了卧室,重新回到了客厅。
      客厅的窗户没有关。午夜里的春风略微显得有些凉意。
      南又是一阵急促的咳嗽声,胸口微微有些隐痛,这是老毛病了,本不想抽烟的南还是点燃了一支烟站在了窗前。
      凉凉的风,淡淡的烟草味道,使南的咳嗽又有些加剧。
      —手机是朋友借我使的。
      玲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南的身后,说。
      —哦。南说: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玲从后面搂住了南,把脸贴在了南的背上。
      南抓住玲的手,很温柔地拍了拍说:好了,去睡吧。
      —我要你抱着我睡。玲撒娇似地说。
      南抱起了玲走进了卧室。
      卧室的灯发着橘黄的、暖色的光。
      南和玲在床上做爱。依然是玲在上面,每次都如此,每次南都很被动地接受。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这似乎成了他们之间做爱的一种规律。
      南其实是不想做爱的,尤其是今晚,南一点情趣都没有,南只有偶尔的一阵急促的咳嗽。
      在南身上运动着的玲,感觉到了一种无聊,因为南的咳嗽,因为南的没有情趣。
      —算了,你不想玩儿就算了。玲生气甚至有些恼怒地说:真没意思。以后你能不能少抽点烟,瞧你整天的咳嗽,早晚你会抽死。
      南似安慰似愧疚地说:对不起,我今天有些累,明天我们再做好么?
      玲从南的身上起来,躺了下去,背对着南,不予理睬。
      南叹了口气,轻声地征求意见似地用商量的口气说:我晚上老是咳嗽影响了你睡觉,要不我去小屋睡吧。
      —你随便。玲冷冰冰地回应了南一句。
      南,默默地回到了小屋去睡了。
      南睡不着,南有严重的失眠,今天的手机、玲的不愉快更加使南无法入眠。
      躺在床上,南想了很多,越是想得太多,南越是咳嗽的厉害,南怕影响到了隔壁的玲,在咳嗽的时候,南用被子捂着嘴,尽量把咳嗽声减少到最低,就这样在半睡半醒中,南在清晨的闹钟声中醒来。
      南洗漱过后,轻轻带上门出去买早点。
      清晨的街上很热闹,除了三三两两的晨跑者,在路边有一群老年人在随着音乐的节拍运动。
      清晨的风,凉爽中格外的清新,南呼吸着清新、新鲜的空气,精神焕发似地有着一种生命的躁动。
      南在躁动中缓慢地跑起来。
      “生命在于运动”这话说得真好。
      南每天都坚持跑步,每天都坚持锻炼,南还是咳嗽,真的是应该把烟戒掉了,南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想过,但南对烟有了一种依赖,真要是戒掉就好了,可惜太难。
      买了早点回家的路上,南不自觉地又点燃了一支烟。唉!自己拿自己也没办法,如果不抽烟了,南真的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坚持下去。
      是啊!这日子还能坚持多久?!南不知道,南只知道玲在外面有相好的。
      玲背着他有相好的。南虽然没有真凭实据,但南确信玲在外面有男人。
      南想到了那个手机。
      玲一直想要个手机。在一次逛商场的时候,玲看着一款白色的手机动心过。
      南很想为她买下来,可那款手机标价3000多,太贵了,南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
      南和玲还没有结婚,目前只是同居。
      南曾经和玲商量过结婚的事情,玲说没钱没房子你拿什么结婚?
      现在住的房子是临时租的。南一直在攒钱,南一直在攒钱等着买套大房子和玲结婚,所以南根本没有闲钱去为玲买手机。
      买手机有多大用处?南实在想不出,南想到了那部红色镶嵌宝石的手机。玲说那部手机是朋友的,这不大可能,谁会把那么贵重的手机给玲使?!显然玲是在找借口。虽然南很清楚这个借口是多么的低级,但是南没有去揭穿,南也不想揭穿,因为南爱着玲。
      南买回早点后,为玲挤好了牙膏、兑好了洗脸水才去叫醒玲。
      玲的精神还不错,看来昨晚的咳嗽声没有影响到玲,南感觉到了一丝欣慰。
      只要玲幸福就是南最大的欣慰。南一直这么认为。
      玲在吃早点的时候,似乎有什么心事,南及时地捕捉到了玲脸上的微妙变化。
      —怎么了?你好象有心事。南关心地问。
      —哦。玲怔了怔,掩饰什么地说:我今晚有点应酬,可能回来得要晚一些,所以你不要等我吃饭了,如果……。
      —我知道了。南又咳嗽了几声。
      玲听到南的咳嗽不由得皱了皱眉,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抓紧地喝完了杯中的奶,起身离座去换鞋。这时候南把玲的衣服给她拿了过来。
      玲看了一眼南,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我走了”离开了家。
      南在玲走后,简单热了一下昨天的剩饭。
      昨天南已经为玲做好了饭,一直等到玲半夜才回来,饭就又剩下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南已经习惯了。
      吃着剩饭的时候,南突然产生分手的念头,为了玲的幸福,南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想过,但南一直没机会说,因为他和玲单独交流的机会太少,玲太忙。
      吃完饭,南收拾了餐桌后就去上班了。
      单位的事务总是那么琐碎、忙碌,南一心忙着工作,偶尔的几声咳嗽引起了女同事小张的注意,小张说:南,你总咳嗽,以后少抽点烟,抽烟多了对身体没有什么好处。正好我昨天新买了点茶叶,我去给你沏一杯你尝尝。
      南听了小张的话,不禁有些心酸的感动,小张是位未婚的姑娘,挺开朗活泼的一个人,而且还特爱关心人,好象对南的关心有些格外特殊些,南的一些细微举动都逃不过小张的眼睛。
      南喝了口小张沏的茶,赞誉了小张几句,说这茶口感挺好,然后继续埋头工作。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小张那传过来,看着小张接听电话,南又想到了那个红色镶嵌宝石的手机。
      玲喜欢手机,我应该为她买一部的。南突然这么想。
      玲的生日就要到了,不如我买部她喜欢的手机送她。南突然这么想。
      下班后,南去商场看了看手机,有一款2000多的白色手机,样式不错,南决定过两天就来买。
      晚上玲回来的很晚。
      玲回来的时候,南还没有休息。
      玲好象哭过。南发现了玲的气色很不好,而且脸上似乎还有泪痕。
      —怎么了你?发生了什么事?!南给玲端来一杯热牛奶,关心地问。
      玲,什么也没说,奶也没喝,关上了卧室的门。
      南心里有些隐痛,又是一阵咳嗽。
      南走到卧室的门前伸手想开门却又停止了动作,叹了一口气后默默地回小屋去睡了。
      半夜里的时候,玲突然跑到了南睡觉的小屋,钻进南的被窝,紧紧搂住南,说“对不起”。
      玲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哭,南安慰地拍了拍玲的背,象是在安慰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却没有说什么。
      玲反常地说:原谅我好么?
      南说:你是我的爱人,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话干什么。
      玲又哭。南安慰了玲几句“工作上有什么委屈,回家就冲我发泄吧,谁让我是你爱人那。”
      玲哭的更厉害。南更加坚定了为玲买部手机的决心。
      手机买来了,是在玲生日那天晚上。
      那晚南精心布置好了为玲生日而特意准备的丰盛晚宴。但是那晚玲没有回来。
      南一阵咳嗽,一阵急促的咳嗽。
      南望着自己桌上的饭菜和那部手机,不禁咳嗽了几声。
      那是一部白色的手机,外壳虽然没有那个红色镶嵌宝石的漂亮,但却显得很精巧,那种白色应该是很漂亮的,与红色不同的漂亮。
      南点燃了一支烟,站在窗前吹着风想了很多。
      南再一次产生了和玲分手的念头。南不知道玲今晚会什么时候回来。
      南想等玲回来后,过了今晚再向她提出分手的事,为了玲的幸福,南决定了要和玲分手,但不是今天提出来,今天是玲的生日,南不想在玲生日这天有任何不愉快。
      南又是一阵咳嗽,剧烈的咳嗽,象是打雷似的沉闷。
      南重新把手机放回盒子里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剧烈的咳嗽,然后一口血、又一口血在咳嗽中咳出。
      南,死了。
      玲回来的时候,南已经停止了呼吸。
      玲看到了那桌饭菜和蛋糕。玲看到了那部染着血的白色手机。玲哭了。
      玲本来今晚是不想去那个男人那里的。
      那个男人打电话给铃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让我最后一次为你过生日吧。玲没有拒绝那个男人,玲因为那个男人的话有些感动,一种伤感的感动。感动中玲接受了那个男人的要求。
      临分手的时候,玲把那个红色的镶嵌宝石的手机还给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拒绝退回的手机,但是玲还是把那个手机归还给了他,因为一切已经结束了,爱情已经关机了。
      回到家后,玲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玲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玲不明白甚至简直无法相信南怎么会死。
      这一切象是谜一样。南怎么会吐血的?!玲始终无法明白这个问题。
      谜是在玲收拾南的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在南的日记本中找到答案的。
      南坚持每天写日记,这个习惯养成玲是清楚的,但是玲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件事。
      这是玲第一次看南的日记。
      南的咳嗽是因为得了癌晚期。
      南一直没有去治疗,是因为南知道即使治疗了也无法挽留住自己的生命。
      南不想为此而白白花冤枉钱,因为南一直想为玲买套大房子。
      从日记中玲还了解到,南其实早已经知道了她的外遇,之所以没有揭穿是因为南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即将结束。
      所有的一切都是清楚的。
      玲悔疚自己一直以来没有去真正的留心过南的这个日记本。
      玲愧疚自己一直以来没有真正地去关注过南。
      玲拿着那部手机想着南对自己的关爱,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玲拿着那部手机真正地从来未有过地深深感觉到了南的那份沉重的爱。
    免費、正妹、視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手機版|Archiver|SEX169

    GMT+8, 2017-11-23 21:17 , Processed in 0.146542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